ENGLISH

【交院战疫】【书香战疫】【易班发声】学生散文——庚子年的雪

发布时间:2020-03-08 09:51:00

文采飞扬——墨笔战疫尽显丹青才气

疫情期间,交通学院号召学生积极参与防疫工作的同时,趁势学校征集抗疫网络素材,鼓舞学生积极创作抗疫作品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交院学子为响应《教育部致全国大学生的一封信》中做“修行者”的号召,众志成城,共克时艰,用自己独特的艺术表达方式在精神上为防疫加油助威,接下来让我们走进蒋中沅的作品《庚子年的雪》。

庚子年的雪

除夕的惊雷之后,庚子年的雪悄然而至。待第二日晨起推窗时,山里已一片沸腾。尽管村里的人家稀疏,每家每户相距较远,仍可窥见山脚下的一家老小戴着口罩手套在自家的庭院里撒欢,这些快乐的声音汇集在素裹的山林,令人喜不自胜。外人总认为雪不过是自然的景观,算不上什么稀有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可这片土地的人们就是如此热烈地渴求着。

西南之境的夜郎之地很少有雪,就算逢了丰年有雪,也是积不起来的。那些绵绵软软的雪还没落到地上便已经在人们的手中融化。如果问一个老人一生中看过几次大雪,能伸出一个手掌数清的就足以让一旁的观者羡慕不已、恨不逢时。因而,大雪在这片深山的土地上是那么神圣,消灾祛病,福瑞呈祥,丰收富足。

一场大雪,家乡的人们求了许久。而这个特殊的时节,更使得这份执念愈发深刻。每一个人都热切地期盼着一场大雪,带走肆虐的病毒,祈盼着它带来康健,待春暖花开之时又一片水秀山清,市井繁华。这庚子年的雪终于到了,给这个肃穆忧虑的新年带来无尽的安慰,人们终于可以暂时忘却疫情带来的恐慌,在庭院这珍贵的一席之地上与雪相拥,尽情玩乐。这期待已久的雪,是长期宅家隔离的人们的精神慰藉。

疫情之下,每个普通人都在用“自我隔离”这样简单又高效的方式阻击病毒的传播,闭屋居室,少了亲友往来的热闹,街头巷尾的人潮涌动,就这样静默地待在一间房子里,与家人朝夕相处,看着窗外一日复一日的景致,闲聊前日的谈话,关注时时更新的疫情通报,平平淡淡地蹉跎居家的时光。虽然思念的家人就在身旁,但重复的朝日夕晖不免令人生倦,而此时雪的到来就像白汤中的调味剂一样,及时地刺激久居疲乏的心灵。皑皑银装足以装点枯糙的窗景,庭院厚厚的“铺盖”足以让一家人忘记疫情带来的焦虑与阴霾,全副武装地在一方雪地里嬉耍。这大概就是深山的好处吧,人迹罕至,住户稀疏,独栋独户,故而才能在这庭院的雪地里忘情地玩耍,黄发垂髫,怡然自乐。这雪,大约就是平安喜乐的最好寄托,给这寂寞的新春平添不少乐趣,告慰危难中飘忽的心灵。

雪,也带来了甜蜜的烦恼。

这场大雪将小村本就脆弱的变电站压毁,供水站也因为大雪压毁线路停止供应。停水、停电、无收讯,这个小村在一夜之间倒退十几年,又变回原始的模样:一家人围坐在火盆边上,看着盆中爆裂的火花,端着搪瓷茶杯,听老人妯娌唠着家长里短,父子兄弟侃侃家国大事。只是在时隔多年的今日再次围坐在火盆边上时,却显得无话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早已经习惯对着手机说话,专注于自己的世界,各不打扰,对老人的话语似听非听不抬眼地应答着。如今抛开手机,面对面地围坐在火盆边竟一时间无话可说,也许是彼此的世界隔膜得太久,在打破各自的壁垒交流时总是略显尴尬,不知如何言语。只能盯着火盆里的火花跳舞,火舌摇曳。

冷风顺着窗户纸的破洞灌进堂屋,寒意让一家人瑟缩着拉近与火盆的距离。当寒意顺着后背爬上脖颈时,冰凉的触碰打开尘封的记忆,竟由着它的凌冽活跃暖融着僵硬的氛围。这冰凉的触感带着父辈回到求学时代,高山之间,总要翻山越岭才能走近知识。他们讲述着求学之路的不易,崇山峻岭,河流湍急,知识的渴求支撑着他们泅水跨山,在一次次的险境求得捧书夜读的机会;祖辈回忆着贫苦的前生,山土贫瘠,唯有不屈之志才能在石山的峭崖陡壁开垦出瘦土,艰辛地拉扯一家走向更好的生活,同样幽微的火光下,需要怎样的勤勉才能在闭塞的深山获取知识教导晚辈走出深山…小辈们听得意外地认真,只有在这个特殊的时节,这场特殊的庚子年大雪下,他们才能能够这样认真地倾听过往的故事,珍惜拥有的一切。

庚子年的雪,让这个山村在无水无电没有通讯的五日里回归到原始亲近。在这里,雪给疫情中的人们带来莫大的慰藉:闭一屋而家人团座,围一炉而夜话往昔,茶一觚而把盏言欢,聚一堂然岁月静好。在日复一日的家居生活中,帮助家人拨开记忆的风尘,回顾陪伴彼此的时光年华,打破各自为营的手机社交,促进彼此的沟通倾听,跨越年龄与时代的鸿沟,使老中青三代人在各自的回忆讲诉中返璞归真,彼此贴近,承享天伦。

丰雪已至,花开不远,深山的人们坚信着疫情平息后的平静生活就在前方,像渴求着这场雪一般地热烈,等待着庚子雪的消融。

:蒋中沅 编辑:王啸雨)

 


附件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