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
【学院动态】疫情让她学会坚强与成长 ——生活类帮扶案例

发布时间:2020-07-18 15:54:00

王新月,交通学院2016级交通工程专业学生,成功考取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。2020年新冠肺炎期间,历经奶奶去世,自己发烧,所幸有惊无险。学院领导老师持续跟进她的情况,在生活和心理上给予定向支持和关注,学生从中学会坚强与成长。

时光荏苒,转眼到了2020年,大学四年接近尾声。

2020年注定的是不平凡的一年,2019年底研究生初试完,网上爆出武汉出现了不明原因的肺炎,后来又说肺炎制止住了,当时只觉得网上的消息反复无常,并不可靠,也就没往心里去。她在武汉市出现不明原因肺炎之后去了一趟武汉大学人民医院,当时医院如往常一样人流穿梭,室友还说有同学放假之后要去襄阳做调研,大家如往常一样过着自己的生活,殊不知这是风浪来临前的平静。

2020111日,她坐上了回家的火车,正好有同学和她一同前往武昌站坐车,她和同学去北京玩几天,之后再回家。去火车站之前,同学叮嘱她要带上口罩,现在想来,她的防范意识挺强,因为111日的武昌站,基本没有人戴口罩。

从学校回家之后,高中班主任打来电话,要她的联系方式,之后县教育局打电话,问她车次,有无感冒症状……她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1月中旬,奶奶生病住院,她在本县的医院待了三天,病房里还有两个老人,病房里的人相互谈论起来,问她在哪里上学,她说武汉。忽然有家属说武汉闹疫情,但是大家并未感觉有什么不妥,觉得疫情离这个距武汉2000多里地的小县城很远,还问她在武汉的所见所闻,有没有人戴口罩,得肺炎的人多不多等等。

奶奶出院回家已经到了农历腊月二十六,家家户户都在忙着过年。回家之后,她有些感冒,便吃了几粒感冒药,腊月二十九早上开始发烧,想着快过年了,不想去医院,又吃了1粒布洛芬,之后果然退烧了,腊月二十九就这样过去了。年三十早上,她在煎鱼,村书记带着医生来到她家,说要给武汉回来的人挨家挨户的测体温。一检查她38.5℃,而且从武汉回来没有过14天,两个人马上给上级打电话,上级的指示是送去医院检查,妈妈不放心,陪她一起去。

快到中午时才到发热门诊,门诊里只有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,先是问了她一些基本情况,之后让她在一间病房里等着,医生马上给上级领导打电话,请示该怎么办,电话最后说自己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了,这时护士也在和医生说自己到了下班的时候,是不是可以走了,结果是领导拒绝了医生,医生也拒绝了护士下班。经过医生的一番联络,结果是让她自费做血液检查和CT检查,当时武汉治疗新冠肺炎是免费的,但是医生说不缴费不能做检查,她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符合免费的标准,于是妈妈先交了血液检查的费用,妈妈阻止她想交CT检查费,经过和医生一番扯皮,最后没交CT检查费。做完血检和CT,到了下午两点多,在医院的病房里呆着,期间有人送来了吃的和药,之后她被转去隔离病房,所谓隔离病房,就是医院门口的一个门卫室,有四个病床,一个空调,一个洗手池,门卫看着她们,不可以出去。之后医院打来电话说检查结果出来了,CT能够排除肺炎的可能,有点支气管炎,但是血检显示她可能有另外一种病毒,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。当时心想另外一种就另外一种吧,只要不是新冠病毒就好了,心里的石头顿时落了地。在这期间镇长打来好几次电话,问情况怎么样,当天晚上镇长给送来了火烧,因为她们这里有在年三十晚上吃火烧的习俗,寓意来年能够翻身,还送来了口罩等一些东西。回家之后她订了一面锦旗给他,这是后话。快晚上12点时,她觉得头昏脑胀,一测体温到了39度多,已经有人在放鞭炮了,以往过年把鞭炮看成平常的东西,今年第一次感到放鞭炮是如此的温馨。妈妈去急诊室找医生,问能不能给她一些退烧药,医生说现在不行,只能自己找车去沧州市传染病医院,但白天的时候已经排除了新冠肺炎的可能,而且去沧州市传染病医院可能会发生交叉感染,她拒绝去沧州,之后她不小心打通了沧州市疾控中心的电话,原来疾控中心不接受病人,也不给人治病,接电话的小哥哥还是耐心听完她的情况,他说县医院应该给与治疗,如果不治疗,就打河北省疫情防空指挥部的电话,之后又去和急诊的医生交涉,一番扯皮之后,医生说可以给打针,让她去隔离室等着,等了好久还没有来,又去了急诊一次,医生们说还在商量让谁去打针,让她继续等着,只感到绝望……最后终于来了,五六个人的样子,打完针之后,一觉睡到五点多,门卫大爷给送来了饺子。天刚亮,外面还有稀稀疏疏的鞭炮声,爸爸打来电话,说奶奶昨晚走了,妈妈一早赶回了家,她在医院待了两天,体温都正常,第三天的时候医生说可以回家了,正好奶奶出殡,于是搭个车回家了。一场疫情,奶奶也在这个时间走了,自己在医院不断折腾,第一次觉得生命和家人是如此的重要,在生命面前,一切都太渺小。

附件: